146路公交车起点在市妇产医院,终点在燕西墓园。这一头连着生,一头连着死,一阴一阳之道,人称“黄泉轮回路”。
小张大病一场过后,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。家里人怕他出事,剪了桃枝,削成小桃剑,挂在驾驶座前。
“红衣女人”事件后,小张更加谨慎了。
一天晚上,也是最后一班车,时钟刚敲了十一下。妇产医院站上来5个孩子,2男3女年纪都在六七岁。这五个孩子肩并肩坐在最后一排,也不吵嚷,很安静。
过了一站又一站,5个孩子偶尔相互咕哝几句,声音很小,听不清楚,也没有下车的迹象。
小张忍不住了:“你们去哪啊?”
5个孩子相互看一眼笑了。一个孩子跑过来,趴在小张耳边悄悄说:“燕西墓园。”
小张心一惊:这么晚了,这几个孩子去墓园做什么?
十分钟过去,小张从后视镜瞄一眼后排,发现只有四个孩子了。那四个孩子看见小张看他们,都捂着嘴笑。
小张撇撇嘴,过一会儿,他下意识往后又看了一眼:又少了一个孩子。
他心里一惊,一脚油门踩到底,车子猛然刹住。三个孩子一个踉跄,头栽在前座后背。小张往后拼命看:人呢?人呢?
三个孩子一脸茫然的看着小张。
小张握住桃木剑,又启动了车辆,嘴里嘟囔:“天灵灵,地灵灵……妖魔鬼怪快躲开……”
念了三遍,小张偷偷往后看了一眼,又少了1个孩子。
2个孩子盯着小张笑。
小张毛骨悚然。
他加大油门,嘴里不停的念动咒语,再也不敢回头看了。
就这时,小张的衣袖忽然扯动了一下。
小张颤颤巍巍转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,衣袖又动了几下,低头见一个孩子站着,笑嘻嘻:“燕西墓园还要多久……”
突然发冷,一脚刹车,然后慢慢环顾车里,空空荡荡的,眼前只站着一个孩子。
那孩子咧嘴一笑:“燕西墓园还要多久……我等不及了……”
小张惨叫,一把推向孩子,把桃木剑扔在孩子身上,夺门而出。他百米加速,身后都是阴森森的风,远远飘来诡异的孩子哭。
一个,两个……忽然又变成一片哭声。
大张连夜跑回家,车也不要了,当晚就病得下不了床。病床上,小张惨白的脸不停的抽筋,心里喃喃:“死也不去146了。”
次日,领导来了,小张很感动,一把拉住领导的手哭:“领导你能来看我,我这心里别提……车丢了……好歹命是保住了……我再也不开146了……”
谁知领导铁青着脸瞪着小张,站起来指着小张大骂:“还想不想干了!把墓园工人的孩子丢半道上,还居然动手推了人孩子,你鬼附身了。孩子困了躺一会儿,你一脚油门,一脚油门的踩,想死啊。”
“人孩子昨晚吓的,现在还在医院里呢。赶紧给我收拾起来给人道歉去。”
小张傻掉了:“睡着了……睡着了……”
  • 支付宝扫一扫
  • 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