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红衣女子”、“怪孩子”事件后,小张被折磨到崩溃。崩溃过后,他反而轻松了,自信现在人鬼不怵。
清明前,烧纸的人特别多,146公交每天都客满。
那一天,开往燕西墓园的最后一班车上只有四个人。第三排靠近过道的位置坐着一个女人,三十出头,把头埋进怀里的娃娃,像是睡着了。
靠着后门坐着一个老人,神色哀伤,不停的用手绢抹眼泪。
最后一排右边窗位置坐着一个男人,穿着褐色斗篷似的衣服,帽子盖住头,手里一直搓着什么。
还有一个小男孩,坐在小张身后,他很调皮一直用脚踹小张的椅后背。
小张觉得无聊随口问:“烧纸啊?”
没人回答。
男孩嘻嘻,跳下椅子,在走道里撒欢的蹦跳,甚是可爱。小张笑:“转弯了……别摔了……”
女人醒了,睡眼惺忪冲小张笑笑,接着又睡了。
孩子不理会,咯咯笑。老人看着孩子,哭的更伤心了,声音甚至有些尖刺。小张并非没有同情心,只是有些厌烦了。
最后一排的男人好像也有同感,“吭吭”两声,老人顿时抿着嘴,面容依然痛苦,泪水不停,可不敢再出声了。
小张有些不忍,想着老人家一定有什么伤心事。
是啊,清明前夕去墓地的,有谁不是一脸悲伤呢。
“别太伤心了,人走了,伤心也没用。总归要保重好自己,让走了的人安心呐。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”
老人家哭更伤心了,整个躯干弯曲,不停的抽搐。
小张越发不好受,责怪自己不会劝人。忽然又有抽泣声,一看方才睡着的女人,不知什么时候醒了,满脸挂满泪痕,哀伤的凝望小张。
小张自责自己说错话。他专心开着,不敢去打扰这群悲伤的人。
又过一会儿,孩子的哭声没了。小张回头见孩子蹲在后排男人的脚边,男人好像低声跟他说些什么?
原来他们认识呀!
过一会儿,孩子回到了他的座位,头抵着小张的椅后背,呜呜哭。而后排那个男人,依旧是毫无表情,好像跟他没什么关系。
这都什么家长啊!小张心里暗骂。
后排的女人不再哭了,落寞的看向窗外,抱着娃娃。
小张不忍心,笑着哄:“来,前面有糖果,吃一颗糖,就不难受了。”
孩子不说话,呜呜的很小声。
女人笑笑……
“燕西墓园到了……慢些下车……二十分后发车回去……别晚了呀……”小张习惯的大嗓门吆喝。
女人迅速起身走到小张面前很激动:“师傅,你人真好。我老公死后,我以为……以为这世上再没有人关心我。可是今天,一个素不相识的公交司机能这样关心我,我为什么还要寻死呢。”
“你说得对,我要好好活着,不能让我老公担心我。”女人抹掉眼泪,堆起笑容,从小张的盒子里抽走一颗糖,深深鞠一躬,下车走了。
小张一脸懵:“喂……”
这时忽然“叮当”,有铃铛声,后排的男人站起身,右手举着铃铛,三步一摇,前排的老人和小男孩像失了魂魄,面无表情排列跟着男人走。
“叮当……”
小张傻掉了,好久回过神:“唉呀妈呀……”
  • 支付宝扫一扫
  • 微信扫一扫